首页 家蚕病害诊断辅助系统 家蚕病害远程诊断 关注养蚕安全 家蚕病理学与病害控制研究室 养蚕札记 蚕丝业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关注养蚕安全
蚕用兽药的现状与应用
阅读次数:4419 [2010-03-15]

养蚕过程中为了控制家蚕病害的流行和提高上蔟率等,需要使用一些药物,这些药物从国家统一管理的需要称之为蚕用兽药,简称蚕药。现有蚕药按其使用功能可分为:消毒剂、抗菌剂、激素类和杀虫剂。
蚕药的靶动物为家蚕或柞蚕,由于家蚕与畜禽的生物学(解剖学、生理生化学和免疫学等方面)和饲养方式方面有着极为明显的不同,以及家蚕为非食用动物的性质等,决定了蚕药在药效学、药理学、药代动力学、残留和临床评价等方面与畜禽用兽药,既有相同的一面(基本要求),又有明显的差异。认识蚕药在兽药管理中的基本要求和其自身特点是正确使用蚕药,有效控制家蚕病害流行,以及不断开发新蚕药的重要问题之一。
1 消毒剂
1.1消毒剂的作用
家蚕病害流行的控制是养蚕生产的重要保障之一。控制养蚕环境不被病原微生物所污染是病害流行控制的基础,而消毒则是控制养蚕环境病原微生物的重要手段。消毒可分为物理消毒和化学消毒,化学消毒又是养蚕中常用和十分有效的方法,消毒剂是化学消毒的物质基础。
家蚕的生理学特征和在免疫生物学进化上的地位,以及养蚕过程的开放形式和养蚕生产的防病要求,决定了养蚕消毒不同于预防医学和预防兽医学等的消毒,对消毒剂具有其自身的要求,消毒剂的应用情况直接影响消毒效果和病害流行的控制。
就养蚕过程而言,养蚕消毒可分为养蚕前消毒(包括蚕室蚕具和周边环境等)、蚕期中消毒(包括蚕体蚕座、蚕室蚕具和周边环境等)和回山消毒(或称养蚕后消毒,包括养蚕废弃物、蚕室蚕具、蔟具和周边环境等)。家蚕是一种无脊椎动物,不具备高效免疫系统和防御功能,对病原微生物的抵抗力远远低于畜禽等动物,幼虫期非常短暂。病原微生物可通过蚕粪、蜕皮壳和血液等多种途径排放,加之高密度的饲养方式,决定其极易造成蚕座内感染和蚕病的大规模流行。所以,养蚕前消毒是养蚕消毒防病中最为关键的消毒,同时对消毒效果的要求也最高。养蚕期中消毒因消毒环境中同时有蚕体的存在,而有局限性。回山消毒对控制病原微生物对养蚕环境环境的污染十分重要。
1.2 养蚕用消毒剂的特点与主要类别
养蚕消毒的主要对象病原微生物有血液型脓病的核型多角体病毒(BmNPV)、中肠型脓病的质型多角体病毒(BmCPV)、黑胸败血病和猝倒病等的芽孢杆菌(Bacillus)芽孢、僵病的曲霉菌(Aspergillus)和白僵菌(Beauveria)分生孢子,以及家蚕微孢子虫(Nosema bombycis)孢子。这些病原微生物对理化因子和环境因子对其存活力的影响都有很强的抵抗力。尤其是核型多角体病毒(BmNPV)和质型多角体病毒(BmCPV)的多角体病毒,必须在强碱性条件下将多角体蛋白融解后才能将其杀灭。为此,作为广谱性或蚕室蚕具消毒的消毒剂所配制的溶液(或应用液)必须具有强碱性的特征。
此外,许多蚕区的蚕室(包括小蚕室、大蚕室、贮桑室、调桑室和上蔟室等)和蚕具结构往往比较复杂,消毒液难于进入并与其间存在的病原微生物有效接触。一些经济相对不发达的蚕区使用的蚕室更为简陋,泥地、泥墙和草屋顶等的材料本身能消耗大量消毒有效成分,给消毒的有效性带来困难。生产和生活用房的兼用,以及蚕室套用等也会给消毒工作带来诸多不便。养蚕中蚕体、桑叶(饲料)和蚕粪等同在一个蚕匾(或蚕座)中,使蚕期中蚕体蚕座消毒的效果十分有限。这种消毒环境的复杂性对蚕业环境消毒剂的要求也就更高。
农业部在2005年规定各省(地方)不再具有批准新蚕药的职能,同时对各省(地方)原已批准的蚕药进行了重新评价,规定了新的蚕药目录和建立了新的标准(http://www.ivdc.gov.cn/)(表1),为蚕桑专业技术和管理人员,以及蚕农了解国家许可的蚕药产品、企业和用途等提供了方便。

表1 农业部蚕药目录和药品许可代码
Tabe 1 The Catalog and admission code of veterinary drugs for silkworm rearing with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药品通用名
General Apellation

许可代码
Admission Code

药品通用名
General Apellation

许可代码
Admission Code

消毒剂

 

抗菌剂

 

含氯石灰

9803

恩诺沙星溶液

9801、9802

次氯酸钙粉

9837

烟酸诺氟沙星粉

9835

复合次氯酸钙粉

9818

盐酸诺氟沙星胶囊

9811

复合次氯酸钙粉Ⅰ型

9843

盐酸诺氟沙星溶液

9812、9813、9814

复合次氯酸钙粉Ⅱ型

9844

盐酸环丙沙星胶囊

9809

三氯异氰脲酸粉

9807

盐酸环丙沙星溶液

9810

三氯异氰脲酸烟熏剂

9850

盐酸环丙沙星可溶性粉

9838

三氯异氰尿酸、碳酸氢钠粉

9804、9805、9806

硫氰酸红霉素胶囊

9845

三氯异氰脲酸、磷酸三钠粉

2403

红霉素胶囊

9824

二氯异氰脲酸钠粉

9831

氟苯尼考溶液

9848

二氯异氰脲酸钠、聚甲醛粉

9828、9829、9830

杀虫剂

 

甲醛溶液

9819

灭蚕蝇溶液

9826、9827

聚甲醛粉

9822、9823、9824

灭蚕蝇片

9825

聚甲醛烟熏剂

9849

多菌灵粉

9841

复方聚甲醛粉

9817

多菌灵片

2046

仁香散

5244

蝇毒磷溶液

9842

激素类

 

甲基对硫磷粉

9816

蚕用蜕皮液

5152

 

 

蜕皮激素溶液

9808

进口许可激素类

 

鱼腥草溶液

9815

曼泰普林

 

根据化学成分蚕用消毒剂主要为氯制剂和醛制剂两大类,最近也出现了用于蚕体蚕座消毒防治真菌病的植物源消毒剂。
氯制剂是消毒剂中使用量最多的一类,主要是利用其强烈的氧化力(氧化氯)杀灭病原微生物。氯制剂可分为有机氯制剂和无机氯制剂。有机氯制剂具有良好的化学稳定性和较高的有效氯含量,但由于其水溶液为酸性而需要添加强碱性物质进行弥补和释放固型物中的有效氯,有机氯制剂在强碱性溶液中有效氯的快速释放必然要求在使用中强调现配现用。无机氯制剂由于其具有的强碱性和配制溶液的稳定性使其成为养蚕消毒的良好选择,但其成品有效成分的稳定性低于有机氯制剂,做好储运等过程中的密封和使其处于阴凉干燥的环境中保存十分重要。氯制剂的强力腐蚀性使其在推广中受到一定的限制,特别是随着农村居住条件的改善,蚕室与人居同房的情况下,这种限制更为明显。无机氯制剂通过配伍表面活性剂(9843和9844)实现了生物学意义上的增效,从而将使用液的有效氯浓度从1%降低到0.3%。但由于所使用表面活性剂对家蚕有副作用,而使其不能用于蚕体蚕座和桑叶叶面消毒。
醛制剂主要是利用其强烈的还原作用杀灭病原微生物,常用于蚕体蚕座消毒,或部分专业蚕种场和专用蚕室的消毒。醛制剂作为蚕体蚕座消毒剂对汞制剂的替代,在环保性能和对养蚕人员的作业安全方面有了明显的进步,但醛制剂仍然是一种对人体有害且刺激性较大的化学品,这也影响了其在生产上的应用。
1.3 新型消毒剂的研究与开发
在蚕室蚕具消毒剂方面,保证消毒效果的前提下降低消毒液的腐蚀性依然是其十分重要的任务。化学工业的发展已为新型养蚕消毒剂的开发提供了良好的物质基础,不同化学物质的合理配伍是现代消毒剂开发的重要手段之一,也应该成为蚕用消毒剂开发的有效途径,探寻打开多角体的新方法,以及通过生物学意义上的消毒效果增效和减轻或消除配方对家蚕的副作用和腐蚀性等副作用,将是一条非常值得探究的途径。
在蚕体蚕座消毒剂方面,一些蚕室蚕具消毒剂虽然可以兼用于蚕体蚕座消毒,这种兼用往往会存在一些不利于防病或消毒效果不佳的问题。如,采用体喷进行蚕体蚕座消毒的消毒剂,可以达到良好的消毒效果,但同时造成蚕座湿度增大,消毒有效成分散失后,容易发生真菌分生孢子的发芽和细菌的繁殖;漂白粉等氯制剂与新鲜石灰粉混合后的撒粉消毒,同样会因其吸水性而造成蚕座湿度增大,需要通过及时除沙来解决,从而增加工作量;熏烟剂容易发生蚕架上层与下层消毒效果不一致的矛盾,使其不利于在多层蚕架结构养蚕中应用。利用植物的挥发性物质具有抑制真菌分生孢子发芽的作用而开发的蚕体蚕座消毒剂-仁香散(5244)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广泛筛选对家蚕病原真菌分生孢子具有发芽抑制或杀灭作用的植物来源或环保性挥发性物质,以及通过合理配互提高消毒效果将有效推进蚕体蚕座消毒剂研究与开发的进程。同样,通过研究植物源挥发性物质对蚕蛆蝇的驱避作用,开发防治蝇蛆病的蚕药也是非常值得探讨的问题。
2 抗菌剂
2.1 在养蚕中的作用
在养蚕过程中,当饲养管理出现明显不当的情况(如:桑叶采运储过程中发生发酵和叶面细菌大量增殖时、或饲养操作粗放造成蚕体创伤时、或桑园虫害严重而叶面大量细菌存在时、或饲养体质较弱对细菌病抗性较差原种时,以及其它导致家蚕体质明显下降等情况)下,需要适当使用抗菌剂。一般不需要使用抗菌剂,因此抗菌剂是养蚕生产的辅助性蚕药。
2.2 抗菌剂的主要类别与特点
现有蚕用抗菌剂主要有喹诺酮类(恩诺沙星、烟酸诺氟沙星、盐酸诺氟沙星和盐酸环丙沙星)、大环内酯类(硫氰酸红霉素)和酰胺醇类(氟苯尼考)。喹诺酮类是通过作用于细菌的DNA解旋酶,使细菌DNA不能形成超螺旋,染色体受损,从而将其杀灭,属于广谱性抗菌剂。大环内酯类是通过与细菌核糖体的50S亚基可逆性结合,阻断转肽作用和mRNA位移,抑制细菌蛋白质的合成而达到杀菌作用,属于生长期速效抑菌剂。酰胺醇类又称氯霉素类抗生素,能不可逆地结合于细菌核糖体的50S亚基受体部位,阻断肽链延长,干扰蛋白质合成,从而产生抗菌作用。
在抗菌谱方面,喹诺酮类主要是针对革兰氏阴性菌而开发的人工合成抗菌剂,但新一代的喹诺酮类抗菌剂对许多革兰氏阴性菌和阳性菌有效,现注册许可蚕用抗菌剂中喹诺酮类的恩诺沙星和盐酸环丙沙星对革兰氏阳性的黑胸败血病菌(Bacillus sp.)及革兰氏阴性的灵菌败血病菌(Serratia marcescens)均有效,而烟酸和盐酸诺氟沙星只对革兰氏阳性的黑胸败血病菌有效。大环内酯类的硫氰酸红霉素主要针对革兰氏阳性菌,对革兰氏阳性的黑胸败血病菌有效,但对革兰氏阴性的灵菌败血病菌无效。酰胺醇类的氟苯尼考虽然是广谱性抗菌剂,且对革兰氏阴性菌的作用强于革兰氏阳性菌,但对革兰氏阴性的灵菌败血病菌无效,而对革兰氏阳性的黑胸败血病菌有效。
2.3新型抗菌剂的研究与开发
正常家蚕的中肠环境(强碱性、有机酸和AEP等抗菌物质)足于抑制病原细菌的入侵,只有在细菌通过家蚕体壁伤口进入血液,或家蚕体质明显下降而发生二次感染的情况下,抗菌剂可以发挥阻滞中肠内细菌继续侵入体腔或抗菌剂进入体腔抑制病原微生物增殖。家蚕的身体结构与环境明显不同于人或畜禽,抗菌剂如何进入家蚕体腔是蚕用抗菌剂开发中的一个基础理论问题,抗菌剂如何进入家蚕体腔和药效学方面的研究非常值得探讨,延长抗菌剂在体腔内的滞留时间同样将十分有利于抗菌剂在养蚕过程中的应用。
家蚕体质的下降将有利于各种病原微生物或其它有害细菌在中肠的增殖,这种增殖并不一定引起家蚕的病害,但无疑将造成经济性状的下降。此外,已有许多试验表明当家蚕的弱致病性病毒(BmIFV和BmDNV)与致病性细菌混合感染的情况下,蚕(幼虫)期病毒病的发生率将明显上升。利用抗菌剂直接作用于家蚕消化道内有害细菌,是否可以降低弱致病性病毒引起的发病率同样值得我们去研究和开发新药。
3 激素与杀虫剂
激素类蚕药和杀虫剂中,灭蚕蝇是一种常用的蚕药,尤其是南方蚕区和蚕蝇蛆病常发蚕区,但其它一般很少使用。灭蚕蝇等杀虫剂对人体同样有害,因此在使用和保管中必须严格管理。在养蚕上主要使用的激素类有蜕皮激素和保幼激素(曼泰普林),其化学成分为植物性甾体类物质和萜烯类物质。主要用于家蚕大蚕期的生长发育调控。通过延长幼虫5龄期增加食桑量,增加单位蚕茧产量;或通过加速将熟蚕的发育,达到上蔟齐一简化操作的目的。
4 蚕药应用中的问题
蚕药属于小宗农资产品,即使是用量相对较大的消毒剂,其使用量也十分有限,加之其性能上的特殊性等因素的影响,蚕药在研究开发的投入与管理强度上远远不及畜禽用兽药,因此在应用上存在较多的问题。
目前农村蚕药应用中主要存在两大问题,其一是对消毒剂的使用不够重视而滥用添食药物。对养蚕前消毒或对控制养蚕环境中病原微生物的重要性认识不足,存在侥幸心理,或试图在发生病害后通过使用抗生素或其它药物进行病害的控制,加之不法商人的推波助澜作用,病害的流行不仅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往往导致更为严重的损失。作为防治细菌性败血病有效的抗生素,虽然可以通过抑制家蚕肠道内细菌总量的激增而在防治病害中发挥一定作用,但与消毒剂相比这种作用相对太小。而且在湿度较大蚕季(雨季)或蚕区,往往因过多添食药物同时造成蚕座内湿度的过高,引起真菌病的流行和所用药物不能抑制细菌在桑叶上的大量繁殖引起的细菌病。抗生素在使用中必须强调要根据蚕座内湿度的具体情况适度使用。
其二是流通领域未经国家(农业部)许可的“假蚕药”太多。蚕药流通领域的“假蚕药”有两种,第一种是夸大作用,或者说夸大使用范围。较为常见的是国家许可用于细菌性败血病的抗菌剂(或其它种类蚕药)在适应症中夸大为对农村养蚕易发的血液型脓病,以及中肠型脓病等病毒病均有治疗或防治作用。在目前国家没有批准对家蚕病毒病有治疗或防治作用的添食类蚕药的情况下,所有在适应症(或用途、或功能等)中标注对病毒病有防治作用的蚕药都可认作假药。第二种是无中生有,即未经国家许可的蚕药。蚕药流通领域中“假蚕药”的问题,主要是不法商人的违法行为与监管强度不够。作为技术传播重要媒体的个别专业学术刊物在刊登广告时把关不严,刊登“假蚕药”广告,造成不良影响。但是,生产一线的蚕桑技术专业人员可以通过农业部“中国兽药信息网”中的“兽药产品数据库”(www.ivdc.gov.cn/sjklj/syycpcx/)掌握合法蚕药的相关信息,提高鉴别真假蚕药的能力,大力推广应用合法蚕药,将有效遏制非法蚕药在蚕区的泛滥,保护蚕农利益,促进蚕桑生产的稳定发展。
一种合法有效的蚕药必须同时具备农业部许可的兽药生产GMP认证和兽药种类的许可(表1),以及正常的生产、检验和储运程序等要素。其中某一要素的缺乏,或要素间的不吻合都属问题蚕药。具有专利号并不足于合法生产和推广该蚕药,也不能足于证明其有效性,更不能说明其在养蚕中推广应用的合法性。此外,某种药物对某种病原微生物或病害有效,并不等同于可以在生产上推广应用。利用学术刊物中的部分结果,混淆“有效”与“可用”两者间的概念,也是部分不法商人惯用的手段。
总之,蚕桑技术专业人员可以通过向广大蚕农推荐合法蚕药和推广科学使用蚕药技术,不断提高蚕农控制养蚕流行病的技术和提高蚕茧生产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