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蚕病害诊断辅助系统 家蚕病害远程诊断 关注养蚕安全 家蚕病理学与病害控制研究室 养蚕札记 蚕丝业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关注养蚕安全
养蚕业分布与影响因素
阅读次数:7629 [2010-09-20]

《蚕桑通报》2010,41(3):1~5

摘 要养蚕业分布的变化是产业经济规律作用下的结果。本文在分析养蚕业分布的历史变化和我国现有分布的基础上,认为市场需求、养蚕业的经济地位、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科技和文化等因素都会影响养蚕业的分布,其中市场因素是最为基本的因素,经济地位是最为核心的因素。
 
关键词:养蚕业;分布;影响
中图分类号F307.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Sericulture Distribution and Influencing Factors
LU Xing-meng
Institute of Sericulture and Apiculture, Zhejiang University, Hangzhou 310029, China
 
Abstract: the vicissitude of sericulture distribution was the result of industry economic laws. Through world history of sericulture distribution vicissitude and Chinese current sericulture distribution analyzing,it is indicated that sericulture distribution be affected by market demand, sericulture economic status(competitiveness), ecological and social environment, science technology and traditional culture. The market demand is the essential influencing factor and the economic status makes a strong impact on sericulture distribution.
Keywords: sericulture; distribution; influencing factor
 
 
桑树是一种适应性较强的多年生木本植物,在世界各地具有十分广泛的分布,但养蚕业在世界上的分布十分有限,目前蚕丝产量占世界总量在1%以上的国家不足10个,这种格局与不同国家或地域的社会经济、历史文化和生活习惯等因素的影响有关。养蚕业的发展应该是在一定规模下,社会和经济功能得到很好体现的概念,而不是单纯的数量和规模扩张。了解养蚕业分布的变迁和分析变迁中的各种影响因素,有利于我们理解养蚕业发展的规律,以及帮助人类科学发展养蚕业,本文就此阐述如下。
1养蚕分布的变迁
昆虫是已发现的早期陆生动物化石之一,起源于古生代的节肢动物(arthropoda)是动物界种类最多、数量最大、分布最广的动物类群。约起源于3亿年前,种类数目达到78万种以上,占已知动物种类的3/44/5。家蚕学名为:Bombyx mori Linnaeus,由希腊文“绢鸣(bombos)”和桑树属名(Morus)而来。生物学研究表明:家蚕起源于野蚕(Bombyx mandarina Leech),现在的家蚕由野蚕驯化而来。
“伏羲化蚕”、“嫘祖始蚕”和“马头娘佑蚕”的神话表明在我国文字出现以前已经对家蚕或养蚕有了深刻和丰富的印象,而从大量考古(“河姆渡文化”、“仰韶文化”和“良渚文化”等)发现和文字记载(甲骨文、《诗经》和《史记》等)显示我国具有悠久的养蚕历史,由此养蚕业起源于中国也成为定论,我国劳动人民早在5000年之前就开始了家蚕的利用和人工选择(驯化)我国黄河流域、长江流域,以及其它多个地域都有悠久蚕丝业历史的事实表明蚕丝业起源的多中心。
“丝绸之路”将我国的养蚕技术传播到欧洲、西北亚、东南亚,以及东亚的日本和朝鲜等国家,虽然“丝绸之路”将养蚕技术传播到世界许多国家,但在19世纪以前我国的养蚕业不论是规模还是技术水平,在世界上占有绝对的优势,也就是养蚕分布主要在中国。
先秦时代的蚕桑生产已遍及黄河中下游,在汉代养蚕业已经相当发达,蚕丝产品已成为重要的税收来源和犒赏物资,当时在主要产地的分布上有中原“官丝”和川蜀“民丝”之说。在南宋以前中原(山东、湖北和陕西等)和川蜀(四川和重庆等)占据了我国养蚕业的主要份额。两晋和南北朝的战乱、唐朝的安史之乱和宋王朝的南迁是我国历史上的三次人口大迁移,随着人口的南迁,大量养蚕技术也随之南下。南宋至民国期间养蚕业的中心主要位于长江下游的太湖流域,浙江湖州南浔商人所据财富达“四象八牛七十二金狗”和“富可敌国”的描述,也表明了养蚕业在当时所具有的重要经济地位和地域优势。养蚕布局中心由中原和西南向长江下游的太湖流域转移,除了政治中心转移和随之发生的技术转移(人才的流动和技术的应用)及政策性优势的转移外,生态因素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因素。虽然期间我国对养蚕而言气候和土壤等生态状况是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需要考证,但就目前的科技水平和社会经济条件而言,长江下游的太湖流域更适宜于生产高品位蚕丝产品和高效生产蚕茧是可以肯定的事件。而长江下游太湖流域较早的工业化和沿海开港等国际贸易的有利条件,或者说科技和市场的有利因素大大促进了该区域养蚕业的蓬勃发展,使之成为我国养蚕布局和蚕丝业的中心。
欧洲18世纪中叶的工业革命使社会生产关系发生重大变革,机器大工业的发展使其成为蚕丝纺织工业或者说蚕丝产品加工的世界中心,生丝贸易量占世界的32.7%。基础生物学和实验生物学等生命科学领域的快速发展,将当时的欧洲也可称之为养蚕技术的科技中心。养蚕规模得到较大的扩张,但在总量上与当时的中国和日本还存在一定差距。虽然当时的欧洲在养蚕技术、蚕丝产品加工和贸易等方面具有世界领先的优势,但在养蚕规模上依然未能成为分布中心,并在19世纪中叶开始快速萎缩。这种萎缩很多文献都认为是当时的微粒子病给予了毁灭性的打击,但微粒子病的爆发只能是一种诱因,更为重要的可能还是养蚕业在其社会经济结构中的地位和生态条件不利因素等深层次的问题所致。
日本明治维新开始了其在法制、文化、教育和科学技术等方面向欧洲学习的时期,以纺织业为中心的产业革命,促进了蚕丝业的快速发展。系统管理机构的设置、大办蚕丝业教育和科研机构等举措,有效保障了养蚕业的扩张和技术水平的提高。1909年,年生丝出口量达8082 t而成为世界第一蚕丝大国。1930年桑园占耕地面积的26%40%的农户从事栽桑养蚕,蚕丝业成为日本经济的支柱产业,日本也成为世界养蚕分布的主要区域,养蚕科技的中心。随着日本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农业人口向非农业行业转移,劳动力成本的上升,而作为劳动力密集型的养蚕业的竞争力大幅下降,蚕丝业在其国内的经济地位急剧下降。同时,中国养蚕业的发展,尤其是改革开放后的快速发展,蚕茧和生丝产量分别在1970年和1977年超越日本,加之中国蚕丝业技术的进步和优质蚕茧和高品位生丝生产能力的提高,中国对日本的蚕丝业可取代性日趋显著,日本蚕丝业的国际竞争力丧失贻尽,并在上世纪末作为完整的产业养蚕业已不复存在。
巴西在上世纪后期曾是世界养蚕业分布的重要区域,尤其在生产优质蚕茧、适宜的气候条件和符合现代农业发展方向规模化经营等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但其国内所处经济地位不高和国际竞争力的有限,也在上世纪末开始衰退。
印度在本国政府的重视和有关国际组织的支持下,在上世纪80年代成为世界第二的蚕茧和生丝生产大国,成为养蚕业分布的重点区域。从现在的客观条件和能力而言,由于印度气候条件限制和与之相适应的养蚕技术体系的不够完善,以及蚕丝产品加工能力较弱等的不利因素,印度在近期内尚难取代中国而成为世界第一养蚕分布区域。
2 我国养蚕分布的现状
我国养蚕业主要分布在长江下游的苏浙鲁、长江上游的川渝和南方的两广(表1)。建国后,经过恢复期、发展期和高速发展期的发展,1994年全国养蚕业的生产规模达到顶点(1244800 hm2桑园,776941 t蚕茧和87767 t生丝)。在这三个发展期中,现有主产区中的广西和云南除外,大部分省份以相近比例增长,但部分省内的蚕区分布上也有较大的变化发生。上世纪80年代开始,长江下游太湖流域的乡镇企业崛起和经济的发展,江苏的苏州、无锡和镇江等主要蚕区逐渐向苏北的黄淮海流域蚕区转移;浙江蚕区由于政府的引导浙南蚕区的规模曾有所扩大;广东珠江流域的老蚕区则由于经济的快速发展养蚕规模大幅下降,并向粤西北转移。
 
表1 我国主要养蚕省份的部分生产参数(2006年)
Table 1 Sericulture productive data of main province(2006)
 
Province
桑园面积
Mulberry field areaha2
发种量(盒)
Amunt of silkworm egg for distribution(case)
蚕茧产量(t
Cocoon yield(t)
生丝产量(t
raw silk Outputt
出口额(万美元)
export value
(105×dollar)
浙 江
Zhejiang
739604
20803004
851223
474001
4898701
江 苏
Jiangsu
897733
31898002
1178002
238132
1227642
四 川
Sichuan
1066672
25500003
778004
233313
290004
重 庆
Chongqing
793335
860400
23828
66295
4136
广 西
Guangxi
1200001
50500001
1850001
81494
1220
云 南
Yunnan
624676
830000
31477
1335
406
山 东
Shandong
50000
11300006
397006
64856
249855
Anhui
54667
993000
37596
4082
3906
广 东
Guangdong
53333
13800005
687505
1138
525463
陕 西
Shanxi
50000
588000
18498
1657
1485
河 南
Henan
27300
341300
13390
553
4200
湖 北
Hubei
27867
428000
15706
536
793
江西
Jiangxi
19000
281800
12110
1676
1559
注:上标为排名数。Note: superscript was ranking number.
 
在全国养蚕业发展进入调整期后,原主要蚕区的蚕茧生产规模均在不同程度上有所下降,但广西和云南等区域的蚕茧生产规模得到很大的增长,这也使我国蚕茧和生丝的生产总量依然保持在较大的规模。我国现有蚕区分布中,不同蚕区之间的经济、社会和生态等条件不尽相同,养蚕业发展中有着各自的特点。
3 影响分布的因素
在世界范围内养蚕布局暂时不会发生较大的变化,中国作为主要蚕区的格局将保持相当长的时期,但国内各蚕区之间将由于市场需求、产业经济地位、生态和社会环境、科技水平和文化等因素的影响而发生变化。
3.1 市场需求因素
传统养蚕业以提供纺织业原料为主,在现有纺织业发展和消费格局上,蚕丝产品并非生活必需品,而是奢侈品。从近50年蚕丝消费量在服用纤维中所占比例较为稳定地维持在0.18 %左右的现象,可以认为传统养蚕业在规模上很难有很大拓展的空间的同时,化学纤维也很难取代蚕丝的存在。在服饰用反面,化学纤维的快速发展更多的是新化纤取代老化纤,对具有“纤维皇后”之称的天然蚕丝蛋白纤维并未造成很大的冲击。由此也可以判断服饰纤维用蚕丝将在近期内保持相当的稳定性和需求量。化纤的发展将在许多性能上无限接近蚕丝,甚至在一些性能上超越蚕丝,但无法超越其“天然”的特性。因此,高品位或“奢侈”应该是服用纤维蚕丝的终极发展方向。
我国目前蚕茧和蚕丝产品主要供应欧美和日本市场,以及部分印度市场,国际蚕丝消费市场对国内养蚕业的影响是十分明显的因素。在短期内世界经济危机和贸易摩擦都会造成蚕丝消费量的下降,影响我国蚕茧和蚕丝产品的出口,引起国内蚕茧价格的波动,进而影响养蚕规模和养蚕布局的变化。从国内人均蚕丝消费量而言,国内消费市场应该尚有较大的发展空间。近年国内蚕丝被等家纺产业的兴起,在增加蚕茧消费和促进养蚕业规模扩大方面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市场需求决定养蚕业的基本规模,拓展蚕茧和蚕丝等与养蚕有关产品的用途与用量是养蚕规模扩大和养蚕分布发生变化最为基本的因素。
3.2 产业经济地位因素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农业在国民经济总产值中的比例是一个逐渐下降的过程,养蚕业在国民经济产值中所占的贡献将越来越小也是很难避免的事件。这种发展趋势和影响对不同蚕区会有所不同,这种影响与蚕丝业自身的发展程度和其它行业的发展水平密切相关。养蚕业在国民经济,特别是在农业中的经济地位是影响其区域分布和产业发展的核心因素。
在经济发达的浙江蚕区,蚕丝业自身发展较为完善,养蚕、缫丝、蚕丝产品加工和贸易的厚实基础使其社会综合经济优势得到较好的发挥,在区域经济地位中仍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也被浙江省政府确定为十大农业主导产业之一。但该区域养蚕比较经济效益激烈竞争和劳动力成本上升将严重影响养蚕业在该区域的分布;另一方面,其它蚕区在产品品质上的取代作用和经营方式也将对其分布产生影响。该区域养蚕经营方式上主要以副业的形式进行而具有一定的规模。从业者多数为土生土长或外出返乡的中老年人,长期的养蚕技术推广和耳闻目濡使其具有一定的养蚕技能而缺乏从事其它行业的能力,子女或地方政府为其提供了基本或主要的经济来源,养蚕仅仅作为次要经济来源。在应对蚕茧价格波动中,部分蚕农往往采用蚕茧价格较低的情况下不养蚕,蚕茧价格上升后又养蚕的方式,桑园或蚕区分布相对稳定。
在经济欠发达蚕区,发展蚕丝业的空间较大。但目前蚕丝业发展尚不够完善,生产优质蚕茧和高品位蚕丝产品的能力有待提高,而缫丝、加工和贸易能力等的不足,使其综合经济效益发挥十分有限,在区域经济地位中的上升并不十分明显。在养蚕经营方式上多数以主业的形式进行,规模相对较大,从业者多数为青壮年,养蚕往往是其主要的经济来源,对蚕茧市场的波动的抵御能力相对较弱,蚕区分布存在不稳定因素。
规模化是先进技术有效实施和经济效益充分体现的有效途径,也是农业现代化的发展方向。在现有社会经济和养蚕技术水平条件下,家蚕由于其抵抗病害能力的低下和高度密集饲养的形式,在技术上就决定了大蚕规模化饲养的高风险。小蚕共育在部分蚕区已经取得成功的经验,在提高养蚕生产效率方面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目前小蚕共育主要有合作和经营两种形式,前者规模不大,但管理较为简单;后者规模可以很大,但管理复杂,作为商品的小蚕出售目前尚无质量检验和检疫的过程,大蚕期大规模病害的流行往往引起小蚕经营者与大蚕饲养者之间的冲突,这种冲突将成为商业性小蚕共育的制约因素。因此,如何实施养蚕规模化是非常值得思考和探索的问题。
3.3 生态和社会环境因素
养蚕业是农业中的一个产业,作为传统农业在解决衣食等材料或原料供应的基本作用外,养蚕业在解决就业和维持生态方面具有重要作用。生态因素对养蚕业的布局会有两方面的影响。其一是该区域的气候和土壤等生态条件是否适合高效生产蚕茧的基本条件。在部分高纬度区域,虽然有些生产性能较好(如由于干燥而解舒率较高),但年积温较小导致的桑树生长量低,桑园管理的效率也很低等不利因素,使其很难成为高效产业。欧洲、乌茨别克斯坦等中亚国家,以及我国部分北方区域难于成为养蚕布局的主要区域都与此有关。在低纬度和年均积温较高区域,虽然桑树具有很好的生产性能,但也存在因桑叶生长较快,桑叶营养成分不够充足,家蚕病害容易传播等不利因素。其二是是否适宜生产优质蚕茧和高品位蚕丝产品,尽管科技得到了很好的发展,但就目前而言生态条件对蚕茧品质的影响依然是十分重要的因素。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农业的经济产值虽然会越来越小,但农业在维持生态中的重要性将越来越受关注,这种关注在经济发达区域更容易引起重视(良好的经济基础和曾经的危害),或者说随着经济的发展,农业的社会作用体现将更加全面。桑园作为阔叶林具有良好的生态作用,家蚕对部分环境污染物和农药的高度敏感,使其成为人类生态安全的有效警示物。但大部分农作物都有良好的生态作用,在农业内部经济地位上的竞争力也将成为养蚕业生存和影响养蚕布局的重要因素。
政府或机构可以对养蚕业的发展和布局产生重大影响,但这种影响只有在符合产业经济发展规律的前提下才能保持长久的效应,否则对农民、蚕丝产业和社会整体经济发展都是伤害,这种事例在浙江蚕区和全国其它蚕区都有发生和实证。政府营造有利于发挥养蚕业(或农业)的生态和社会作用环境将产生十分积极的社会意义。在解决部分劳动力的就业方面,以及根据本区域社会和生态条件、养蚕生产的特点和科技支撑能力等,通过构建符合现代农业发展方向的农村专业合作社组织、农业(或生态)补偿机制和产品利益分配机制等方面,政府的作为将有效推进养蚕业的发展,并对养蚕布局产生重要影响。
3.4 科技水平与文化因素
科技对养蚕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支撑和引导作用,18世纪的欧洲和19世纪日本的养蚕业崛起都与其科技的发展有明显的关系。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我国最早的蚕丝业教育机构、技术推广和研究机构等在长江下游太湖流域的设立,无疑对该区域蚕丝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促进作用,这种影响不仅在当时和当地,对全国和今天都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也影响了蚕区的分布。但从欧洲和日本养蚕业的兴衰和作为主要养蚕分布区域的消失,显示产业经济地位(或产业相对竞争力)的作用比科技水平的作用更大,经济地位的下降也将导致科技人员和技术推广人员的流失。由此我们也可以认为,提高养蚕业的综合经济竞争力将是蚕业科学与技术发展的基本任务。 
 
  
 图1 影响养蚕业分布的主要因素和相互关系
Fig. 1 The main influencing factors and correlativity on the vicissitude of sericulture distribution
 
科技提高养蚕业综合经济竞争力的主要内容应该在以下3个方面。其一是提高品质和功能开发,蚕茧和蚕丝在现有价格体系中的地位,决定了很多技术因成本问题而无法应用。因此,该方面的发展将有效提升产品的价值,从而成为产业中其它技术应用的驱动力。其二是提高养蚕生产效率(省力化养蚕),减轻养蚕的劳动强度和改善养蚕的作业环境,将有效提高劳动力成本的竞争力。从桑和蚕品种、桑园管理技术、饲养和防病技术,以及设施等方面。使养蚕成为易于实现标准化的“傻瓜”型生产过程,充分利用各种劳动力资源。其三是提高蚕农为利益主体(并非简单地提供原料)的养蚕相关产物综合利用率,这些技术的开发即可提高单位土地的产出和农民的总体经济收益而提高产业竞争力,也符合循环经济的发展方向。生物、信息和材料等科学与技术的快速发展给养蚕业在内的农业带来巨大的希望和无限的想象,蚕业科技工作者在科技提升养蚕业竞争力中的职责也将十分明晰和重大。
家蚕因其诸多独特的生物学特性及小规模饲养的可控性,许多科技工作者将其作为一种优良的生物资源和材料,在生物技术产业领域进行开发和利用,如医药用活性蛋白质生产、疫苗和高分子生物材料等的生产。这些领域的研究成果必将推进科技的发展和成为潜在的经济生长点,但往往失去作为农业在提供衣食原料和维持生态等方面的功能。这些领域的发展成功既可理解为养蚕业从传统农业嬗变成现代农业,也可认为是生物技术产业或其它产业的发展。
文化的影响虽然比较模糊,但是客观存在的因素。良好的文化因素对区域蚕丝产品品牌影响力的提升,社会对产业的关注和其产品的理解等都会产生积极的影响,同时养蚕中的一些技术概念也在无形中得到传承。
总之,养蚕业与任何行业一样都有其自身发展的规律,影响养蚕分布的因素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可以产生不同的影响,这些因素之间存在着相互作用的复杂关系,理解养蚕业发展的规律,也将有利于我们科学发展养蚕业。
 
参 考 文 献
 
[1]  中国农业科学院蚕业研究所. 中国养蚕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0350401422725772
[2]  中国丝绸协会. 中国丝绸年鉴(2000年~2007年)[M]. 北京:《丝绸》杂志社,20002007
[3]  顾国达. 世界蚕丝业经济与丝绸贸易[M]. 北京: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2001
[4]  蒋猷龙. 浙江认知的中国蚕丝业文化[M]. 杭州:西冷印社出版社,2007
[5]  陈敏刚,金佩华,鲁兴萌,黄凌霞,叶志毅. 蚕桑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的初步评估[J]. 蚕业科学,2005313):316~320
[6]  陈敏刚,金佩华,黄凌霞,鲁兴萌. 中国蚕桑生态系统能值分析[J]. 应用生态学报,200617(2)233236
[7]  李建琴,顾国达. 蚕茧市场管制与蚕业区域转移[J]. 蚕业科学,2005313):321~327
[8]  王丕承. 面向21世纪的浙江蚕业[J]. 蚕桑通报,2000312):1~3
[9] 王丕承. 改革创新开拓蚕业现代化新局面[J]. 蚕桑通报,2001321):1~4
[10] 吴海平,林宝义.“十一五"浙江蚕业发展战略与对策研究[J]. 蚕桑通报,2006371):1~5
[11] 向仲怀. 建设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推进蚕业新的发展[J]. 中国蚕业,2009,(2):4~6
 
作者:鲁兴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