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蚕病害诊断辅助系统 家蚕病害远程诊断 关注养蚕安全 家蚕病理学与病害控制研究室 养蚕札记 蚕丝业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关注养蚕安全
基于养蚕环境样本检测的流行病学调查方法
阅读次数:2709 [2013-11-11]
基于养蚕环境样本检测的流行病学调查方法
 
鲁兴萌1*  孟祥坤1 沈柏民2 朱丽君3  蔡顺风1 诸葛翀3 彭建学2 马焕艳1 李明乾1 何欣怡1 赵新华2
 
1浙江大学蚕蜂研究所,浙江杭州 3100582桐乡市蚕业有限公司,浙江嘉兴 3145003建德市农业技术推广中心蚕桑站,浙江杭州 311600
摘 要 养蚕病害流行规律是病害防控的技术基础和依据根据家蚕病原微生物为归因危险度极高流行因子的特点,设计了分层抽样法和光学显微镜检测方案,对12059个养蚕环境样本进行了检测和流行病学的过程性分析,结果表明:病原微生物的检出率在不同蚕区和不同蚕室环境样本间存在较大差异,不同分层农户部分蚕室环境样本间的差异显著(P<0.05);在养蚕前的清洁消毒方面,养蚕技术水平较高的农户与养蚕技术水平较低的农户间并不存在明显差异;在家蚕饲养过程及上蔟后的病源物扩散管理方面,养蚕技术水平较高的农户养蚕技术水平较低的农户具有更高的管理水准。由此认为:病源物扩散控制是目前养蚕病害防除中需要得到进一步重视的工作,重视家蚕饲养过程中的病害防控技术实施可以减少病害流行。桑树害虫、蚕沙坑、蚕室内地面和蚕室前地面是病源物扩散控制和清洁消毒技术实施的重要靶标或范围
关键词 家蚕流行病;环境样本;分层抽样;归因危险度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Sericulture Epidemiological Survey Methods Based on Environmental Sample Test
LU Xing-Meng1* MENG Xiang-Kun1 SHEN Bo-Ming2 ZHU Li-Jun3 CAI Shun-Feng1 ZHUGE Chong3 ZHAO Xing-Hua2 MA Huan-Yan1 LI Ming-Qian1 PENG Jian-Xue2 HE Xin-Yi1
1Institute of Sericulture and Apiculture, Zhejiang University, Hangzhou 310058,China; 2 Zhejiang Tongxiang Sericulture co., LTD, Jiaxing 314500,China; 3Jiande Agricultural Technology Extension Center Sericulture Station, Hangzhou 311600,China
收稿日期2013-07-01     接受日期2013-07-24
资助项目: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专项No.CARS-22
第一作者信息:鲁兴萌,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
E-mail:xmlu@zju.edu.cn
* Corresponding author. E-mail:xmlu@zju.edu.cn
 
Abstract  Epidemic law is the technical foundation and basis of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silkworm diseases. Since silkworm pathogenic microorganisms are high attributable risk epidemic factors, we designed a stratified sampling method and optical microscopy detection scheme, tested 12059 sericulture environmental samples during the whole rearing period.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detection rates of pathogenic microorganisms differ greatly in different sericulture areas and different parts of rearing house. There are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among different sericulture skill level groups (P<0.05). There is no obvious difference in pre-rearing disinfection between high level group and low level group, however during rearing process and on management of pathogenic microorganisms after cocooning, the high level group farmers showed a stronger ability. These results indicate that pathogen diffusion control requires further attention in the present disease control and taking prevention and control technology more seriously can reduce disease epidemic. Mulberry pests, Silkworm waste pit, indoor ground of rearing house and front ground of rearing house are main targets or area of pathogen control and disinfection technology.
Key words  Sericulture EpidemiologicalEnvironmental SampleStratified sampling;Attributable risk
 
家蚕微粒子病(pebrine)和中毒(poisoning)被定性为“毁灭性病害(devastating disease)”,多数家蚕传染性病害对家蚕个体而言为致命性病害(truculency disease),家蚕的高密度饲养形式导致个体发病后极易快速传播和发生流行[1],由此可以充分理解大规模发病或病害流行,不仅导致当季养蚕生产的直接经济损失,而且危害产业的稳定发展。蚕业风险调查分析也显示家蚕病害(传染性病害和中毒等)发生和蚕茧价格波动分别是养蚕技术水平相对较高的江苏省和浙江省两大蚕区的首要风险[2]。由此可见,家蚕病害控制是养蚕生产安全和产业发展的基本要求。
区域内养蚕病害的发生率(或危害程度)的调查可以对区域内养蚕防病技术水平进行评估。日本学者曾建立了基于家蚕样本实验室检测的流行病病害率研究(experimental epidemiology)方法 [3];国内多数研究者以病征的现况调查(prevalence investigate)为主要依据[2,4]但基于病征的现况调查容易产生较大的偏倚(bias)。两者均为病害种类或发病程度的判断,其结果可以明确区域内主要病害的种类,并为采取针对主要病害的防控技术提供依据,或为进一步加强对该类病害的研究提供重要性依据。但对防控的靶标(传染源或病物)和不同靶标的防控强度的确定缺乏指导性。
家蚕传染性病害发生的3要素为传染源、传播途径和易感群体。从易感群体而言,虽然可以通过抗病育种、选择饲养较强抗性的蚕品种和提高饲养水平等途径提高家蚕的抗病性,但家蚕作为低等免疫功能的昆虫以及采用高密度群体饲养的方式,决定了饲养家蚕为极度易感群体的基本特征。从传播途径而言,家蚕各种传染性病害的传播途径基本清楚。从传染源或病源物(有病原微生物存在的环境样本)而言,不同蚕区或农户间可能存在较大的差异和不确定性,而家蚕病原微生物是归因危险度(attributable risk)极高的流行因子,家蚕一旦被感染,其治愈的概率极低[1]
因此,构建一种基于养蚕环境样本检测的流行病学调查方法,通过对区域内不同养蚕技术水平农户的养蚕环境样本病原微生物的实验室检测及流行病学分析,对病害防控技术的高效实施具有重要价值。本研究在经过2年(2008~2009年)的预研基础上,设计了养蚕环境样本分层抽样和病原微生物实验室检测方法,并于2010~2012年应用该方法对2个养蚕生产点进行了调查和研究,现报道如下。
 
1调查方法
1.1   选点和分层抽样
选择浙江省嘉湖平原的桐乡蚕区和浙西山区的建德蚕区进行调查,抽样区域内饲养、消毒(包括消毒剂种类)和上蔟方法或要求相同。调查取样采用分层抽样法(stratified sampling),即由当地技术人员根据区域内农户养蚕技术水平的高低,主观判断确定分层抽样组,每组由4个农户组成。建德蚕区的抽样分层为较高组、中等组和较低组;桐乡蚕区抽样分层为较高组和较低组。定点定户进行2年4个蚕季(春蚕期和中秋蚕)的抽样调查。
1.2   样本种类和取样方法
样本分为蚕室环境样本、桑虫样本和病蚕样本3类。
蚕室环境样本主要根据空间位置区分为蚕室内墙壁、蚕室窗台、蚕室前地面(蚕室大门外地面)、蚕室内地面、蚕室后地面(蚕室后方室外地面)和蚕沙坑6类。样本可直接取样(如:蚕沙或泥沙等),无明显固形物时可用湿的脱脂小棉球涂抹蘸取,取样后放入加盖小试管(5 mL,Φ1.2×5cm,每种样本取3个或以上,标明样本源。取样加盖后,装入32格的样本盒内。
桑虫样本抽取对象为桑园内的鳞翅目害虫,在蚕期(一般为大蚕期)农户或技术员根据主观判断从桑园抽取较多的一种害虫30个样、其次20个样、再次10个样,分别放入加盖小试管(5 mL,Φ1.2×5cm),标明样本户名和害虫种类,加盖装入32格的样本盒内(数量不足时可同比减少取样数量)。未名桑虫是指装管时未标明虫名,取样到检测时间又过久,而无法辨别的桑虫样本。
病蚕样本由农户选取认为是病蚕的家蚕,放入加盖小试管(5 mL,Φ1.2×5cm),加盖,标明样本,装入32格的样本盒内。如有次茧样本,直接装入样本盒或塑料袋,标明来源。
样本取样、加盖、装盒和标记结束后,统一打包,用快递送实验室。
1.3   蚕室环境样本的过程性取样
按照养蚕过程时间的前后区分为:消毒前(开始养蚕环境消毒和蚕室蚕具清洗消毒前一周内)、消毒后(养蚕前消毒结束后当天)、养蚕前(蚕种入户前1天)、养蚕中(5龄饷食至上蔟前)、蔟中(上蔟至采茧期间,采用蚕座内自动上蔟法)、养蚕后(采茧后3天内)或回消后(采茧后1周内)等6或7个时间段进行过程性取样。
1.4   检测方法
蚕室环境样本的制作:打开试管盖,加入样本高度约2倍的无菌水,加盖,振摇,浸泡12 h12 h以上。
桑虫样本和病蚕样本:在试管中加无菌水至约2/3高度(3 cm),用笔式捣碎机(PRO 200,5 mm×74 mm,USA)间隙捣碎1 min样本个体较大时,可将样本导入50 mL试管,同法捣碎。
检测:将经浸泡或捣碎的样本试管充分混匀后,用移液器取少量悬浮液,制成临时标本,用显微镜(OLYMPUS CH,JPN)40×15倍观察,记录是否有病毒(BmNPV或BmCPV)多角体或微粒子虫(Nosema bombycis)孢子。检出率计算只计是否检出,不计检出种类和多重感染。
1.5 数据处理
用SPSS 20.0软件对调查数据进行处理,采用方差分析和多重比较(DUNCAN法)检验各试验组间差异(其中,桐乡蚕区两个养蚕水平样本间的数据采用t检验)。百分率数据进行Sin-1(P)1/2转换。
 
2        调查结果
2.1   蚕室环境样本的检出率
对蚕室墙壁、蚕室窗台、蚕室前地面、蚕室内地面、蚕室后地面和蚕沙坑6种来源8011个样本(包括不同养蚕时段)中病毒多角体和家蚕微粒子虫孢子的检测结果如表1所示,不同蚕室环境样本来源的病原微生物检出率不同,其中蚕沙坑样本显著高于其它来源样本(P<0.05),蚕室内地面样本显著高于蚕室窗台、蚕室前地面和蚕室墙壁样本(P <0.05),蚕室墙壁样本显著低于蚕沙坑、蚕室内地面和蚕室后地面样本(P <0.05)。
2个蚕区间6种蚕室环境样本的病原微生物检出率,桐乡蚕区分别为4.95%、4.88%、4.94%、5.85%、6.71%和15.91%,总检出率为7.4%;建德分别为2.40%、5.92%、5.28%、10.33%、6.44%和10.02%,总检出率为6.7%。
 
1不同蚕室环境样本的家蚕病原微生物检出率比较
Table 1 Detection rate of silkworm pathogenic microorganisms in environmental samples from different parts of rearing house

样本来源
Sample source
样本数/
Sample size
检出率/%±s*
Average detection rate ±SD
   Silkworm waste pit
1334
12.375±4.7379d
蚕室内地面 Indoor ground of rearing house
1340
8.540±4.1189c
蚕室后地面 Back ground of rearing house
1337
6.550±4.1279bc
Windowsills of rearing house
1337
5.500±3.1501ab
蚕室前地面 Front ground of rearing house
1336
5.140±3.6719ab
 Walls of rearing house
1327
3.4200±2.5591a

*注:数据后字母相同表示差异不显著,字母不同表示差异显著。
Same letters indicate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different letters indicate significant difference.
在养蚕过程的不同阶段(消毒前、消毒后、养蚕前、养蚕中、蔟中、养蚕后和回消后),虽然6种蚕室环境样本的平均检出率存在一定的差异,但未见显著差异(P >0.05)(表2)。
 
2不同养蚕时段蚕室环境样本的家蚕病原微生物检出率比较
Table 2 Detection rate of silkworm pathogenic microorganisms in environmental samples during different sericulture period

养蚕时段
Sample source
样本数/
Sample size
检出率/%±s*
Average detection rate ±SD
消毒前 Before disinfection
1257
8.165±4.4591a
消毒后 After disinfection
1293
6.075±2.4242a
养蚕前 Before rearing
1276
5.170±2.4919a
养蚕中 During rearing
1254
7.660±3.4781a
 During cocooning stage
1224
5.302±1.1857a
养蚕后 After cocoon harvest
1257
7.710±2.7193a
回消后 After ending disinfection
396
7.762±9.4939a

*注:数据后字母相同表示差异不显著,字母不同表示差异显著。
Same letters indicate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different letters indicate significant difference.
 
桐乡蚕区,消毒前、消毒后、养蚕前、养蚕中、蔟中、养蚕后和回消后7个不同养蚕阶段蚕室环境样本的家蚕病原微生物检出率分别为7.64%、7.35%、5.85%、7.43%、9.61%、7.65%和7.76%;建德蚕区,消毒前、消毒后、养蚕前、养蚕中、蔟中和养蚕后6个不同养蚕阶段蚕室环境样本的家蚕病原微生物检出率分别为8.52%、5.23%、4.72%、7.82%、6.12%和7.75%。
从桑虫的种类而言,桑螟是本次调查田间发现最多的一种害虫,但桑尺蠖的数量也不少(桐乡蚕区)。不同地域来源桑虫样本中的家蚕病原微生物检出率差异(桐乡29.42%,建德14.66%)大于桑虫种类间的差异(桐乡桑尺蠖35.50 %,未名桑虫21.97%),桐乡蚕区桑虫的检出率高于建德蚕区。从检出家蚕病原微生物的种类而言,多数为病毒多角体(35.80%),家蚕微粒子虫孢子的检出率非常低,检出样本总数为5,总检出率仅为0.12%,从桑虫中的检出率也仅为0.16%,而病蚕或次茧样本的病原微生物检出率高于桑虫样本(表3)。
 
3树害虫和病蚕样本的家蚕病原微生物检出情况
Table 3 Detection rate of silkworm pathogenic microorganisms in samples from mulberry pests and diseased silkworm

      
Sample
病毒多角体检出率/%
BmNPV or BmCPV
 
子虫检出率/%
N.bombycis
 
总检出率/%
Total
 
Source
Species
数量/
Size
Tongxiang
桑螟
Diaphania pyloalis Walker
416
33.89
0.00
33.89
桑尺蠖
Hemerophila atrilineata Butler
400
35.50
0.50
36.00
桑毛虫
Euproctis similis Fuessly
210
32.38
0.00
32.38
未名桑虫
Unknown mulberry pests
701
21.97
0.14
22.11
 
Diseased silkworm
1005
62.09
0.10
62.19
 
Jiande
 
Diaphania pyloalis Walker
84
15.48
0.00
15.48
未名桑虫
Unknown mulberry pests
32
12.50
0.00
12.50
 
Diseased silkworm
742
30.73
0.00
30.73
 
Defective cocoon
458
16.38
0.22
16.59

 
2.2   不同养蚕技术水平农户来源不同蚕室环境样本的检出率比较
桐乡蚕区不同养蚕技术水平农户来源6类环境样本的家蚕病原微生物检出率比较较高组和较低组的蚕室墙壁、蚕室后地面和蚕沙坑3类环境样本间的检出率未见显著差异;较高组的蚕室窗台(3.775±2.9826)、蚕室内地面(4.770±3.8785)和蚕室前地面(1.800±1.3663)3类样本的检出率均显著低于较低组(5.975±2.85826.920±3.67648.075±4.5463)(P<0.05)(图1)。
建德蚕区不同养蚕技术水平农户来源6类环境样本的家蚕病原微生物检出率比较:较高组、中等组和较低组的蚕室墙壁、蚕室前地面、蚕室内地面和蚕沙坑4类环境样本间的检出率未见显著差异;蚕室窗台来源样本检出率在中等组和较低组的差异不显著(5.550±2.50138.725±1.9568),较高组的检出率显著低于前两者(3.475±3.4769)(P<0.05); 蚕室后地面 来源样本检出率, 较低组(11.575±3.7125)显著高于 中等组 和 较高组 (4.600±2.73373.150±3.0752)(p<0.05)(图2)。
  1—蚕室墙壁,2蚕室前地面3蚕室窗台4蚕室内地面5蚕沙坑6蚕室后地面
1.Walls of rearing house 2.Front ground of rearing house 3.Windowsills of rearing house 4.Indoor ground of rearing house 5.Silkworm waste pit 6.Back ground of rearing house
  
1桐乡蚕区不同养蚕技术水平农户来源6蚕室环境样本的家蚕病原微生物检出率比较
Fig.1 Detection rate of silkworm pathogenic microorganisms inenvironmental samples from six different parts of rearing house in Tongxiang (Two sericultural skill levels)
1—蚕室墙壁,2蚕室前地面3蚕室窗台4蚕室内地面5蚕沙坑6蚕室后地面
1.Walls of rearing house 2.Front ground of rearing house 3.Windowsills of rearing house 4.Indoor ground of rearing house 5.Silkworm waste pit 6.Back ground of rearing house
 
2 建德蚕区不同养蚕技术水平农户来源6蚕室环境样本的家蚕病原微生物检出率比较
Fig.2 Detection rate of silkworm pathogenic microorganisms inenvironmental samples from six different parts of rearing house in Jiande (Three sericultural skill levels)
 
2.3   养蚕不同阶段不同养蚕技术水平农户来源蚕室样本的检出率比较
桐乡蚕区养蚕过程中(消毒前、消毒后、养蚕前、养蚕中、蔟中、养蚕后和回消后),各类蚕室环境样本的家蚕病原微生物检出率在不同养蚕技术水平农户群体中表现出不同的变化趋势(图3)。较低组经过消毒后检出率略有下降,在养蚕前、养蚕中和蔟中阶段持续上升,养蚕后略有下降后又上升;较高组则在消毒后和养蚕前出现略有上升后又回落的变化,在养蚕前、养蚕中和蔟中缓慢上升,其后持续下降。在消毒前,较低组和较高组之间的检出率接近,消毒后较高组略高于较低组,在养蚕开始后,较高组的检出率均低于较低组。较高组和较低组蚕室环境样本病原微生物检出率的差异,均未表现出统计学的显著性差异(P >0.05)。
 
 
1消毒前2消毒后3养蚕前4养蚕中5蔟中6养蚕后7回消后
1.Before disinfection 2.After disinfection 3.Before rearing 4.During rearing 5.During cocooning stage
6.After cocoon harvest 7.After ending disinfection
 
3 桐乡蚕区养蚕不同时段不同养蚕技术水平农户来源蚕室环境样本的家蚕病原微生物比较
Fig.3 Detection rate of silkworm pathogenic microorganisms inenvironmental samples during different sericulture period in Tongxiang (Two sericultural skill levels)
 
建德蚕区养蚕过程中(消毒前、消毒后、养蚕前、养蚕中、蔟中和养蚕后)各类蚕室环境样本的家蚕病原微生物检出率在不同养蚕技术农户群体中表现出与桐乡蚕区不同的变化趋势(图4)。较高组和中等组表现出较为类似的变化趋势,经过消毒后检出率略有下降,其后又缓慢上升;较低组则表现出2个大的波动,即检出率在消毒后大幅下降和养蚕中的大幅上升。在消毒后、养蚕前、蔟中和养蚕后4个时间段3个养蚕技术分层抽样水平间未显示显著差异,但在消毒前和养蚕中2个时间段,较低组(15.300±2.286210.500±2.2804)的环境样本检出率均显著高于较高组和中等组(4.350±2.00426.575±0.65005.900±1.28846.375±1.8337)(P<0.05)。
 
  
 
1消毒前2消毒后3养蚕前4养蚕中5蔟中6养蚕后
1.Before disinfection 2.After disinfection 3.Before rearing 4.During rearing 5.During cocooning stage 6.After cocoon harvest
4 建德蚕区养蚕不同时段不同养蚕技术水平农户来源蚕室样本的家蚕病原微生物比较
Fig.4 Detection rate of silkworm pathogenic microorganisms inenvironmental samples during different sericulture period in Jiande (Three sericultural skill levels)
 
3        分析与讨论
3.1样本检测病原微生物对象的指示性
蚕流行病学研究的2大目的是解明病害流行的规律和根据其规律提出有效的防控措施。基于病害种类和发病程度调查的家蚕流行病学研究[2-4],可以解明区域内主要病害的种类和采取针对所查明病害的防控技术。但实际生产中,多数情况下的发病(或发现病蚕)是在5龄期,甚至5龄后期,因此,基于病害种类和发病程度调查的家蚕流行病学研究结果,对当季养蚕生产防控措施采取的时效性不足,更多的是针对下一季的养蚕的病害防控。此外,在查明病害种类后,虽然可以基本明确传染源和根据传播途径及采取相应防控措施,但防控技术措施的靶向性并不十分明确。
家蚕病原微生物中的病毒和微孢子虫为专性寄生,其存在的状态与养蚕过程的进行(或寄主的存在)直接相关;细菌和真菌为腐生性,其存在状态不仅与养蚕过程的进行有关,与蚕区的整个环境都有密切的关系[1]。同时,家蚕病原微生物又是归因危险度极高的流行因子。另一方面,消毒是养蚕中控制病原微生物数量的重要手段之一,而现有消毒技术的主要评估靶病原为病毒多角体(BmNPV或BmCPV)、细菌芽孢和真菌分生孢子,及蚕种生产中的微孢子虫(Nosema bombycis)孢子,多数能有效杀灭病毒多角体和微孢子虫孢子的消毒药物或技术,也能有效控制其它病毒(BmDNV和BmIFV)、细菌芽孢和真菌分生孢子的存在数量[1,5-8]。因此,在多数情况下检测养蚕环境样本中的病毒多角体不仅具有良好的指示性,也有很好的可行性。
通过对调查区域内不同养蚕技术水平农户的模糊聚类分层,在养蚕过程的不同阶段对养蚕环境不同位置样本进行抽样和检测,通过检测病毒多角体在养蚕环境中的存在状态,可获取更多的信息,更为直接了解养蚕过程中病害流行的状态和及时采取有效的靶向性防控技术措施(包括防控范围、技术组合和强度等),提高病害防控效率。
因此,本文从检测病原微生物对象、不同蚕室环境样本、不同养蚕时间段和不同养蚕技术水平为主的多维度样本检测对象进行调查和展开分析。
3.2 不同养蚕环境样本的病原微生物检出率分析
养蚕环境病原微生物的主要来源为养蚕过程中的蚕室环境野外昆虫[1]
蚕室环境中病原微生物的存在状态直接反映了养蚕生产的安全程度,即在环境样本中的病原微生物检测率较高的情况下,养蚕生产处于危险状态,反之则相对安全。在本次调查中,蚕室环境样本的病原微生物总检出率桐乡蚕区(7.4%)高于建德蚕区(6.7%);而与养蚕作业紧密相关的蚕室窗台、蚕室前地面和蚕室内地面样本检出率,则桐乡蚕区(4.88%、4.94%和5.85%)低于建德蚕区(5.92%、5.28%和10.33%)。由此可以推测并作出相应的指导桐乡蚕区区域大环境中病源物较多,应该加强大环境的病源物控制;而建德蚕区在与饲养直接相关的小环境中病源物较多,应该增强蚕室内或养蚕作业直接相关的防病技术强度。
本次调查中,不同蚕室环境样本的病原微生物检出率高低次序为:蚕沙坑>蚕室内地面>蚕室后地面>蚕室窗台>蚕室前地面>蚕室墙壁。该结果揭示了养蚕生产中应该控制或重点消毒防范病源物的轻重缓急;蚕沙坑来源样本的病原微生物检出率显著高于其它蚕室环境样本,以及蚕室内地面样本检出率显著高于蚕室窗台、蚕室前地面和蚕室墙壁样本的结果,证实了关注蚕沙坑和蚕室内地面的污染控制和消毒的重要性。一般而言,蚕室前地面是一个比较容易被病原微生物污染的场所,而蚕室后地面是一个不易被污染的场所(与养蚕相关的作业较少),调查结果与此相悖,可认为是人为消毒等其它防病技术实施的影响所造成,或者说病原微生物的扩散和污染也可受消毒等防病技术因素的影响。
在分层抽样检测中,桐乡和建德蚕区不同养蚕技术水平农户分层间样本病原微生物检出率的变化表现出相似的规律,即技术水平较高组或中等组的蚕室环境样本的病原微生物检出率低于较低组。桐乡蚕区蚕室窗台、蚕室内地面和蚕室前地面样本病原微生物检出率技术水平较高组显著低于较低组(P<0.05)(图1);建德蚕区蚕室窗台和蚕室后地面样本病原微生物检出率,技术水平较高组或中等组均显著低于较低组(P <0.05),中等组的蚕室内地面和蚕沙坑的样本病原微生物检出率分别高于较低组和低于较高组(P <0.05)(图2);这种趋势也存在于桐乡和建德2个蚕区间的比较。蚕室窗台样本和蚕室后地面样本的差异可能与养蚕洁净习惯有关,而蚕室内地面样本和蚕室前地面样本的差异则与养蚕过程的消毒等其它防病技术的实施水平有关。
3.3  蚕室环境样本病原微生物检出率的过程性分析
养蚕过程也是病原微生物数量在环境中增加的过程,养蚕结束后病原微生物数量也随之减少[9-10]。所以,消毒前较高、消毒后下降、养蚕前较低、养蚕中增加、蔟中较高、养蚕后下降、回消后较低的蚕室环境样本病原微生物检出率变化呈现的是一般规律。在本调查中,虽然不同时间段样本的检出率之间未见显著性差异(表2),前4个时间节点也符合该规律,但出现了蔟中阶段明显回落,其后不减反增的现象。推测该现象可能与病源物扩散的控制有关,即养蚕消毒(包括清洁)技术实施具有较好的效果,养蚕过程中病源物的控制也不错,但养蚕结束后的病源物扩散较为严重(养蚕后样本和养蚕前样本均表现为较高的检出率)(表2、图3和图4)。养蚕技术水平分层抽样检测比较发现不同农户(分层抽样组)之间,在养蚕过程中清洁消毒水平和病源物扩散控制技术间存在较大差异(图3和图4)。
不同分层技术水平农户间在不同养蚕过程阶段中,病原微生物的检出率存在不同的变化规律。
消毒前的比较分析:除建德蚕区养蚕技术水平较低组的样本病原微生物检出率显著高于(P<0.05)其它2个组外,其它不同分层抽样组之间未见显著差异,该结果表明从上一个养蚕结束后到新的蚕开始前期间,有2种可能的情况一是病源物扩散的控制处于接近的水平,或蚕区大环境是决定病源物分布状态的主要因素,二是检测方法存在只能鉴别形态而无法鉴别是否存活的局限性。
消毒后和养蚕前的比较分析:在不同养蚕技术水平分层抽样组之间的差异不明显,除建德蚕区养蚕技术水平较低组的检出率明显下降外,其余与消毒前抽样相差甚微,其结果可能是蚕室环境的洁净与消毒工作处于接近的水平,未能清除的病源物中的病原微生物难于通过消毒杀灭,或病源物总量虽然减少而检出率变化不大,也有可能是消毒后的病源物控制处于较好的状况
养蚕中的比较分析:在该时间段,2个蚕区的养蚕技术水平较高组的样本病原微生物检出率均明显低于较低组,在建德蚕区达到显著差异(P <0.05),由此也可认为在家蚕饲养过程中养蚕技术水平较高组具有更高的病源物控制和蚕期中清洁消毒技术水平。
蔟中及以后阶段的比较分析桐乡蚕区的病原微生物检出率在蔟中阶段继续上升和养蚕后下降,且养蚕技术水平较高组比较低组更低;建德蚕区在此时间段先降后升和不同养蚕技术水平分层间的差异缩小,该现象可能与前者使用折蔟或蜈蚣蔟,而后者使用方格蔟有关,即处理病源物的时间不同或控制病源物扩散的水平不同桐乡蚕区在回消后的病原微生物检出率出现养蚕技术水平较高组明显下降和较低组明显上升的现象,这与是否进行回山消毒有关,而在下一个蚕季开始前检出率回归同一水平的现象,则类同消毒前阶段的比较分析结果。
3.4 养蚕生产中疫情监控方法
各种流行因子或流行因子间及与蚕茧产量的相关性是流行病学研究十分关注的内容,本调查中虽然除蚕室环境样本外还涉及其它流行因子的调查,也发现2个蚕区桑虫和病蚕(或次茧)样本的病原微生物检出率(表3)与蚕室环境样本的检出率相似的趋势(表3、图1和图2),但并未涉及蚕茧产量及其相关性的分析。本调查主要还是从方法学角度进行的探索,在理论上,检测与家蚕密切相关的蚕室环境样本病毒多角体具有较好的病原代表性;在方案上,模糊聚类分层抽样具有较好的区域养蚕技术水平代表性;在技术上,抽样、送样和检测时间等方面也较易实施。本次调查结果和上述有关分析,可为所在区域养蚕流行病的监控和防控技术的靶向提供有益的依据。因此,可将此流行病学调查方法用于养蚕生产中的疫情监控,由具有一定实验室条件的农业技术公共服务中心和基层农技推广中心实施,为蚕农提供养蚕病害防控有益的技术指导和参考。
 
参考文献( References)
[1] 浙江大学. 家蚕病理学[M]. 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0114-43156-158166-173189-212
[2] 李建琴,顾国达. 江浙蚕农所面对的蚕业风险及其防范行为分析[J]. 蚕桑通报,2012433):8-14
[3] 渡部仁. 家蚕病毒病的流行病学[M]. 李奕仁,.出版地:镇江(农牧渔业部科技司中国农业科学院蚕业研究所),198615-2855-6884-89
[4] 韩益飞,陈小进,孙琴,. 如东县2008-2010年蚕桑生产及蚕病发生情况调查[J]. 中国蚕业,2012,334):35-45
[5] 鲁兴萌金伟. 蚕室蚕具消毒剂的实验室评价[J].蚕桑通报,199627(4):6-8
[6] 鲁兴萌金伟. 含氯制剂对家蚕微粒子虫孢子消毒效果评价的研究[J].蚕业科学,1998243):191-192
[7] 鲁兴萌. 蚕用兽药的现状与应用[J].蚕桑通报,2009402):1-5
[8]  鲁兴萌. 家蚕对血液型脓病的抗性与防治策略[J].中国蚕业,2012333):4-7
[9]  鲁兴萌. 蚕桑高新技术研究与进展(现代农业高新技术成果丛书)[M].北京:中国农业大学出版社,2012:214-215
[10]鲁兴萌. 家蚕传染病的流行与控制[J].蚕桑通报,200839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