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蚕病害诊断辅助系统 家蚕病害远程诊断 关注养蚕安全 家蚕病理学与病害控制研究室 养蚕札记 蚕丝业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蚕丝业文化
中国丝织技术起始时代初探
阅读次数:2529 [2010-09-21]

    中国丝织技术的产生究竟能早到什么时候?国内许多学者根据考古发现曾做过有益的探讨。周匡明、唐云明二先生通过对浙江余姚河姆渡新石器文化遗址出土文物的综合研究,得出了早在7000年前的河姆渡人就已经有了较完备的原始纺织工具,蚕茧利用的秘密很可能已被其所掌握的结论[1]。推断当时不仅有了平纹组织的纱罗,而且还可能出现强捻富有弹性轻盈的绉纱FJFFJJ一类的织物 [2]。对周、唐二先生的研究结论,笔者表示怀疑。故拟就中国丝织技术起始时代问题,也谈一些自己的看法,不当之处,尚望海内外学界同仁批评赐教!

        中国丝织技术的产生首先是从织造绸绢开始的,让我们先看一看考古学在这方面提供的直接证据:

        1958年浙江吴兴钱山漾良渚文化遗址发现的丝线、丝带和平纹绢残片。据发掘者报告:钱山漾遗址第二次发掘时,在探坑22出土不少麻丝织品,麻织品有麻布残片、细麻绳,丝织品有绢片、丝带、丝线等,大部分都保存在一个竹筐里。此外在探坑1214里也有少许麻布残片出土,这些麻丝织品除一小块绢片外,全部炭化,但仍保持有一定韧性,手指触及尚不致断裂 [3]。经浙江纺织科学研究所等单位对出土丝织物鉴定,其结论为:家蚕丝织物、绢片为平纹组织,织物密度120/寸。丝线、丝带的鉴定结果与原发掘报告记述相同。通过对该遗址出土的稻谷壳、木杵经C14测定和树轮校正的年代结果来看,其分别为公元前3310±135年,公元前3050±130年,距今5300年以上。

        1983年在河南荥阳城东青台村仰韶文化遗址的发掘中,在142号、164号墓的瓮棺中,发现有炭化的丝织物。这些丝织物是用来包裹儿童尸体的。经上海纺织科学研究所检验,分析其丝向情况,还能看出为蚕丝类纤维,但由于炭化严重,无法做切片分析丝纤维的完全度[4]。该遗址属仰韶文化秦王寨类型,为公元前3600~前3000年。从这两处发现提供的情况来看,中国人工养蚕的历史至少有5300年,丝织技术的产生可能超过5500年。

       丝织技术的出现,促使了人工养蚕技术的诞生。要确定中国丝织技术起始时代的下限,除了利用现已发现的最古老的丝织品作为直接的证据外,应该将人工养蚕的开始作为中国丝织技术起始时代下限的标志。因为现已发现的最古老的丝织品,不一定是人们最初加工的第一批绸绢,也不一定是用家蚕之丝做的原料,但反过来讲,如果确定了人工养蚕的年代,便可以找出中国丝织技术产生时代的下限。前面提到钱山漾遗址出土的丝织物为家蚕丝织物,如果有关家蚕的考古发现再没有早于钱山漾遗址这个年代的发现,那么,钱山漾遗址出土的家蚕丝织物的年代,便可以定为人工养蚕的起始年代。但事情并不如此简单,在现已公布的资料中,有关人工养蚕的史前发现尚有:

      )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发现的蚕纹牙盅,发掘者称其为牙雕小盅,该盅平面呈椭圆形,制作精细。中空作长方形,圜底。口沿处钻有对称的二个小圆孔,孔壁有清晰可见的罗纹。外壁雕刻编织纹和蚕纹图案一圈。外口径4?8、高2?4厘米[5]。河姆渡遗址的第43层代表河姆渡文化的早期,约公元前5000~前4000年。

      )山西夏县西阴村仰韶文化遗址中发现的半个经过人工割裂的茧壳。当年李济先生是这样报道的:我们最有趣的发现是一个半割的似丝的半个茧壳。用显微镜考察,这茧壳腐蚀了一半,但是仍然发光。那割的部分是极平直的。清华大学生物学教授刘崇乐先生替我看过好几次,他说:他虽然不敢断定这就是蚕茧,然而也没有找出必不是蚕茧的证据。与那西阴村现在所养的蚕茧比较,它比那最小的还小一点。这茧埋藏的位置并不是在坑的底下,它不像是后来侵入,因为那一方的土色没有受扰乱的痕迹,也不象是野蚕偶尔吐的。因为它是经过人工的割裂。’”“根据日本学者布目顺郎的[1968年]按西阴发掘的半个茧壳照片(由台湾故宫博物院提供)按图样用丝线仿制复原,得知茧长1?52、茧宽()0?71厘米,茧壳割去的部分占全茧的17%” [6]。西阴村仰韶文化遗址属庙底沟类型,年代为公元前4000~前3600年。

 &